http://www.what-the-fox.com

2016 年对于东方游戏来说其实算“光明前最后的黑

  来自韩国的电影《寄生虫》不仅荣获最佳影片,还揽下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原最佳外语片)三个重要奖项。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近百年的历史中,亚洲电影如此猛烈地席卷奥斯卡这还是第一次。

  这届奥斯卡“创造历史”的地方就在这:一个全名“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的奖项,年度最佳影片《寄生虫》却不那么“美国”。

  《寄生虫》在韩国现代社会语境中,讲了个穷人“寄生”在富人豪宅中的故事。有观众认为影片反映了东亚社会阶层壁垒森严的情况,有观众认为这是对朝 鲜半岛历史进程的隐喻[1]。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都是根植于亚洲现实的创作,是来自韩国电影人的声音。

  正如《寄生虫》编剧韩进元领奖时所说:“美国有好莱坞,韩国有忠武路,我想与忠武路的电影人和故事讲述者分享这个奖项。”

  《寄生虫》的成功让我感觉,奥斯卡似乎在寻求某种转变。回想去年《黑豹》被提名最佳影片,奥斯卡就被部分观众诟病说“为美式政确而妥协”;今年奥斯卡不仅积极认同亚洲作品,还早早把“最佳外语片”改称“最佳国际影片”,彰显出更多的国际包容性。

  可能在影迷们看来,美国的奥斯卡垂青非英语电影,是难得的突破;而在玩家们眼里,西方游戏奖项不考虑东方作品,才是罕见的大新闻。

  不同于长期偏爱本土作品的奥斯卡,有“游戏界奥斯卡”之称的 TGA ,本来由美国主持人建立,还历来在美国本土颁奖,却几乎从不落下日系游戏:“年度最佳”颁给过《只狼》、《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还提名过《死亡搁浅》、《怪物猎人:世界》、《女神异闻录5》……要是某次年度最佳提名中没有作品来自东方,甚至会让玩家们觉得遗憾。

  说的就是那特殊的 2016 年。那年 TGA 年度提名清一色欧美制作(《守望先锋》、《Doom》、《Inside》、《泰坦陨落2》、《神秘海域4》)。玩家见状心里就多少有些不爽,虽不至于严厉批评 TGA 放弃国际视野大搞门户之见,但也半开玩笑半戏谑地给 TGA 封上“野鸡奖”的名号。

  印象里 2016 年后,每逢谈起 TGA,就不免有人出来复读几遍“野鸡奖”

  当然,TGA 那时算有些冤枉,2016 年对于东方游戏来说其实算“光明前最后的黑夜”,第二年任天堂就携新主机 NS 横扫业界,《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也最终收获年度最佳。不过,我们能从中看出,游戏玩家那是相当追求对东西方作品一视同仁。我想这背后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因为整个游戏产业,打从一开始就是由东西方从业者共同撑起的。不同于电影产业,东西方游戏工业差不多同时起步。于是早在 80 年代,任天堂主机 NES 和众多日产游戏就畅销全美。可能从那时起,玩家的“国际视野”就被培养起来,从此管你是日产美产,游戏有趣咱就一定去玩呗!

  其二,是因为真正优质的作品,影响力足以跨越文化隔阂。最近的例子就是去年斩获年度最佳的《只狼》,其主要人物是天守阁里的君君臣臣,又意在营造出浓厚的日式剑戟片质感,还不忘探讨生死永恒等东方哲学命题,结果呢,硬是凭过硬游戏质量在欧美市场引发轩然大波。

  《只狼》的成功也印证了那句“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事实上,东西方创作者的文化背景不同、价值观不同、美学追求不同、甚至对游戏趣味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但在产业发展水平相似的条件下,创造优秀作品的实力可以说一般无二。

  这就是为什么在游戏领域,出现了《只狼》、《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等举世公认的杰作;这也是为什么在电影领域,能诞生广受赞誉的非英语佳作《寄生虫》。这样看来,时代正变得越来越好,一定会有更多各具风情的出色作品来到我们面前。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