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hat-the-fox.com

凯尔特人也确立了在苏格兰足球中的主导地位

  在足球世界中,德比战永远是最吸引人关注的,华丽的西班牙国家德比,颇有历史的意大利米兰德比,错综复杂的英格兰伦敦德比......

  但要说故事最多的德比战,就不得不提起苏超凯尔特人队和流浪者队之间的往事。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场足球赛的对抗,更是一场有关身份认知的战斗。

  2019年12月底,杰拉德执教的格拉斯哥流浪者队作客凯尔特公园,2比1击败了凯尔特人,终结了流浪者在此9年不胜的历史。

  这两队的每一场比赛都宛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上阵者无不身先士卒,三军用命。要理解这对「死敌」的故事,还得从几个世纪以前,英国和北爱尔兰的历史讲起。

  欧洲各国的宗教战争中,常起因于经济和政治利益等争执,经历过许多流血战事。十六世纪中期到十九世纪中期近三百年的战争,导致欧洲人口大量减少,经济衰退。一直到1815年维也纳会议,各国才意识到久战俱伤,开始采取宗教宽容政策。

  宗教改革以后,欧美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我们所熟知的文艺复兴、工业革命也都因宗教改革而起。

  这个时候,新教从天主教中分裂出来。在中国,「基督教」这个名称有时指整体上的基督教,包括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三大教派,有时就专指「新教」。

  作为英国国教,在宗教改革后的安立甘宗还带着不少罗马公教色彩,英国许多受加尔文派影响的基督徒(称为清教徒),想继续改革,使其更合乎《圣经》的信仰。然而他们却受到想恢复旧教的国王查理一世的迫害,许多人被迫逃到北美洲新大陆,后来独立为美国,并爆发内战(1640年-1649年),史称「清教徒改革」。

  清教徒获胜后,新教团体自由地发展,在经历1688年没有流血的「光荣革命」后,最终使英国成为欧洲第一个保障新教和天主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即使英国圣公会至今仍具国教的地位,英国君主仍是英国圣公会的首长。

  然而苏格兰最初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在16世纪改革之后,苏格兰采用长老会制度作为国教,迫使天主教在这个国家处于少数派地位。在19世纪末,一波来自北爱尔兰的经济移民,其中包括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来到格拉斯哥寻找工作,于是也引来了该地区的政治和宗教争端。

  1872年,流浪者队由威廉·麦比斯、彼得·坎贝尔、摩西和彼得·麦克尼尔四人创立,他们从一开始就有新教徒的身份,但并未公开。

  比流浪者晚16年成立的凯尔特人队则拥有爱尔兰天主教的基因,两队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关系还是很友好的,流浪者是凯尔特人历史上的第一个对手,两队也联手统治着苏格兰联赛,「Old Fim」一词也正是因此而来。

  不过,两队的蜜月期没有维持太久。1912年,一起和足球无关的事件,改变了双方的历史进程。那一年,贝尔法斯特造船厂Harland&Wolff在格拉斯哥Govan新建的造船厂开业,这个船厂紧邻着流浪者的主场伊布罗克斯(Ibrox)。

  该公司有一个「不欢迎天主教徒」的雇佣政策,当时俱乐部的许多支持者在造船厂工作,流浪者逐渐成为一个带有新教和工会主义色彩的俱乐部。与此同时,凯尔特人则有了天主教的球迷基础,更加认同爱尔兰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

  后续十年,因为1916年都柏林的复活节起义,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苏格兰和爱尔兰兵团损失惨重,球迷们的立场和态度也变得更加强硬。

  于是战争结束后,流浪者队开始把宗教争端发展到了球场上,他们决定:不签任何天主教球员。

  这个禁忌直到1989年格雷姆索内斯(Graeme Souness)聘用莫约翰斯顿(Mo Johnston)才算结束。相对而言,凯尔特人的宗教政策稍显宽松,球队历史上的著名人物都是新教徒。比如约克·斯坦、肯尼·达格利什以及丹尼·麦克格伦。

  讲到这里,没有谁能比现任凯尔特人主教练尼尔·列侬,更能展现两队的仇恨了。

  相信不少老球迷都认识这个作风硬朗的「中场扫荡者」,他出生在如今盛行天主教,过往却属于新教的北爱尔兰。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先后去了克鲁、曼城、莱斯特城,在2000年到2007年效力凯尔特人。不过此后他的职业生涯就一直受困在宗教问题上,作为北爱尔兰队队长,在与塞浦路斯的比赛前,他收到了球迷的恐吓,原因就在于他曾表态想代表统一的爱尔兰队踢球,极端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在巨大的压力下,列侬被迫退出国家队。

  对他的威胁并没结束。2003年,他在家附近遭到两名学生的袭击;一年后,他在当地一条高速公路上遭到流浪者的球迷袭击,发生车祸;2008年,他在离开酒吧时,被两名男子打伤。

  更严重的是,2011年,列侬和他的球员尼尔·麦克金收到了死亡威胁。就连列侬的两位朋友,也是凯尔特人的支持者,律师保罗·麦克布赖德和政治家崔西·戈德曼都收到了邮包炸弹。

  最终,经调查,策划这些威胁事件的特雷弗·穆尔黑德(Trevor Muirhead),则是狂热的流浪者队支持者,并且他与忠于新教的组织关系密切。

  有数据显示,74%的凯尔特人队支持者认为自己是天主教徒,而只有10%认为自己是新教徒;对流浪者队球迷来说,这个数字则分别是2%和65%。

  有意思的是,苏格兰国旗很少出现在老字号德比中。相反,流浪者队的球迷则挥舞着英国米字旗旗帜,而他们的对手凯尔特人球迷则高举爱尔兰三色旗。

  典型的凯尔特球迷是天主教徒和民族主义者,他们认为自己是苏格兰人,或者爱尔兰人,总之不是英国人。

  这和流浪者队的球迷对英国的认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意味着两支球队之间的比拼不仅是谁在足球比赛中获胜,谁赢得苏超冠军的问题,也夹带着宗教和信仰的暗战。

  可以说,凯尔特人的胜利代表着天主教和民族主义的胜利,而流浪者队的胜利则体现了爱国主义和新教徒在对抗中占据上风。

  这两家老牌俱乐部的平均上座率都在欧洲前20名之内。由CIES足球观察机构对2013年至2018年期间的球场上座率进行的研究显示,凯尔特人排在世界第16位,流浪者队排在第18位(其中三个赛季流浪者在低级别)。

  凯尔特人在苏格兰观众中所占的比例为36.5%,在所有被调查的俱乐部中是最高的。流浪者队的比例则为27.4%。

  两个队的恩怨,在流浪者队返回苏超后大有升高的架势。社交媒体更蔓延着不少极端球迷传播和煽动队的对立情绪。2017年一项关于社交媒体在鼓励苏格兰宗派主义方面作用的研究发现,其最大的传播因素是足球(76%)。

  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为了在顶级联赛中保持竞争力,流浪者队开始利用一个名为EBTs的法律漏洞来为球员避税。他们通过不光彩的手段买入球队本无法负担的优秀球员。当EBTs被宣布为非法时,该俱乐部收到庞大的税单与罚款,球队被迫在2012年清盘重组。

  新的流浪者队花了4年时间重新回到苏超,在那期间,除了偶尔杯赛相遇,我们很少看到老字号的德比战。

  凯尔特球迷还在网上大肆嘲笑他们的老对手,声称新成立的俱乐部只是没有历史的暴发户

  没有了「死敌」,凯尔特人也确立了在苏格兰足球中的主导地位,这期间总共赢得七个苏超冠军,三个苏格兰杯,以及四个联赛杯。

  但是对于整个苏格兰足球,流浪者队的降级无疑是沉重的打击,电视、广播公司无比想念老字号德比的「经典战役」。毕竟这是苏格兰仅有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足球比赛,就连英超也不会在老字号德比战进行时安排赛事,苏超联盟在与天空体育的转播合同中,每赛季的三场老字号德比战,更是被单独列出售卖。

  虽然吃瓜群众可能难以理解凯尔特人与流浪者队之间的激烈情绪,但两队的足球故事却承载着丰富的宗教、历史与政治文化,这也是世界上其他球队无法找到的历史印记,他们用体育的方式传承着信仰。

  你想去看一次老字号德比,感受体育文化的力量吗?各种阻隔结束之后,我是挺想走一趟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