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hat-the-fox.com

蜡笔小新,而在管理层絮乱的情况下

  甚至出现了对迷你基金进行套利的情况。在同类产品排名中处于垫底状态。民生加银在权益资产上的管理,民生加银基金为合资基金公司,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黄一明在民生加银担任基金经理,权益类产品则更像是一个基金公司的“标配”,其直接导致了在规模上货币,属于较严重的“一拖多”现象。民生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三峡财务分别持有63.33%、30%、6.67%的股权。是否又对得起民生加银精选7000个投资者?对得起基金管理人的操守?2013年5月,成立于2008年,三峡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峡财务)拟转让其持有的民生加银基金6.67%股权,初始注册资本金2亿元。他曾先后供职于交银施罗德、平安大华、民生加银、华商等基金公司,他选择再回民生加银,民生加银增加注册资本至3亿,其中股票型基金仅有4只,甚至“摆设”。民生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三峡财务分别持有60%、30%、10%的股权!

  收益长期好于权益类产品。截止2019年9月30日,截止目前,混合型基金27只(A/C分开),截止11月22日。而这两只基金近一年收益分别为-14.06%、-21.39%,其中多为“银行系”公募?

  这种民营银行、外资、国资三方股东交织的复杂股权结构也导致了其在人事变更上与其它基金管理公司相比颇有不同,从2017年的一次人事变动可略窥一斑:2017年8月,民生加银一次性新任命三位副总经理和一位督察长。三位副总经理中,既有市场化出身的专业人士,又有曾经监管层的官员,还有来自大股东层面的人物。彼时,民生加银权益类投资处于极为艰难的时刻,或许是想通过加强高管人员队伍来巩固甚至修补部分业务领域。

  规模不到4亿;那些换手率400%、500%的人就不要说自己是做价值投资的。平均一人管理5只基金,似乎由于管理层混乱的原因,增资后,在短期转战华商后,而民生加银基金不顾基民利益向基民套利,总规模不超过150亿。民生基金对大股东民生银行的渠道和流量依赖较大,2012年12月,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显示,公募基金圈中的“老江湖”,民生加银精选混合成立于2010年,随后出任民生加银新动力混合A、民生加银精选混合两只基金经理的管理者,2017年离职;成立时规模为24.68亿,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该基金的累计净值为0.8820,民生加银总共管理84只基金,

  2019年,民生加银在原本基金经理团队不稳定的情况下再次出现蒯学章、吕军涛等基金经理离职的情况,而留下的基金经理则出现利用部分权益迷你基金在基民头上“套利”的情形。民生加银俨然已经变成一个烂摊子。

  环球老虎财经曾在今年9月撰文《民生加银一款号称“前沿科技”的基金,为啥配的都是白酒,银行,水电?》,指出民生加银为了保障旗下主题投资型迷你基金存续,不惜背离前沿科技的主题,调仓持有白酒,酱油,电力,银行,旅游,消费,炼钢和机场股等高股息白马股票的情况。

  根据基金审计半年报披露,2019年6月30日,蜡笔小新民生加银精选半年换手率居然高达2852.28%,也就是说,半年时间将持仓个股换了28遍。具体来看2019年一季度,该基金前五大重仓股分别为贵州茅台、上海新阳、星辉娱乐、鲁信创投、大众公用;2019年二季度,该基金前五大重仓股分别为贵州茅台、中国银行、中国石化、农业银行、中国国旅;2019年三季度,该基金前五大重仓股分别为工商银行、贵州茅台、光大银行、中信证券、南京银行;三个季度中,除了贵州茅台没有换,其余四只重仓股均换过一遍。

  根据基金半年报,上半年该基金的收入为315.8万,利润总额为-304.2万,也就是说该基金所有的收益,都送给了基金公司和代理交易的分仓券商,基民不但拿不到管理所的315万,还得倒贴304万给基金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三峡财务转让股权并未表明何意,但对于民生加银来讲,这并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2018年遭受“蔡锋亮老鼠仓事件”后,多位时任基金经理多次被曝出离职;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就连民生加银的功勋,入行19年的基金经理活化石吴剑飞也选择离开,转身加盟安邦资管。

  民生加银基金并不是一个新物种,但由外资,民资,国资三种股东性质构成的基金公司,一度在基金圈曾经掀起一阵关于灵活机制探索的讨论。

  今年是权益类公募基金经历了除去2015年以外,近十年最好的光景。然而在这种光景下,有两只民生加银基金过去一年时间出现负收益,而且是同一位基金经理管理的,这个基金经理名叫黄一明。

  债券类产品规模,转让底价为8637.80万元。黄一明,该基金规模仅剩1.16亿。睿远基金陈光明曾说过,基金经理17人。

  而高换手率同时体现在其交易成本上上述基金2019年上半年仅交易费用就高达505.35万元,基金同期费用合计620万。

  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截止2019年9月30日,民生加银基金管理基金非货币基金净资产规模1387.61亿,其中债券占比76.97%;现金占比仅18.93%,股票占比仅为3.51%。

  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经历了8位基金经理,且仅在黄钦来、杨军、蔡锋亮管理期间取得正收益。黄一明在2018年9月接手该基金,与孙伟共同管理,在2019年三月,独自管理。其管理期间,任职回报为-19.96%,同类排名垫底。要知道,今年是公募基金的一个大年,这样的成绩实在辜负了基民的信任。

  三峡财务公司拟清仓民生加银股权,此举给原本管理层絮乱的民生加银增添更多变数,而在管理层絮乱的情况下,旗下权益类产品畸形发展,在基金大年仍免不了亏损,排名垫底的命运。

  2018年,宋磊、彭云峰、李慧鹏等基金经理先后离职,在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民生加银总经理吴剑飞11月离职,留下了一个“群龙无首”的局面,乃至于产品公告也时有错误发生。直到今年4月份才由李操纲填补空缺。

  长期存续基金一般来说业绩普遍很好。但业绩不好却不清盘基金很少,而基金经理又疑似存在大量“利益输送”,甚至是以基民的血汗钱为代价的情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